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神雕-mix1

神雕-mix1

2016-09-22 07:05 PM作者:caoporn 超碰在线,超碰在线视频,超碰免费视频,超碰免费视频公开

.
  神雕-mix1 金轮法王与霍都、达尔巴擒住黄蓉母女及武家兄弟,雇了几辆马车将他们藏於其上,赶赴蒙古大营。
法王以独门手法点住他们四人穴道,又逼他们服食软骨散,使其内力全失,以免他们自行运力冲穴。


  这日行到一处僻静山谷,金轮法王决定在此停留几日疗伤。於是法王将车夫杀净,找了一个山洞,在里闭关七
日七夜、盘膝练功治疗,由达尔巴在洞口护法。


  黄蓉母女及武家兄弟被押在附近另一山洞中,由霍都看管。看守俘虏的霍都,利用机会细看黄蓉母女容颜。黄
蓉今年原已叁十四岁,但她桃花岛名门家传、内力深湛,又兼天生丽质,因此看来约莫只有二十五、六岁。丰满美
丽的身体充满成熟女子的气息,但脸庞依然是年轻白嫩、清丽绝俗,岁月似乎并未在她身上留下一点痕迹。霍都再
看看郭芙,只觉她虽亦可称为一流美女,比起乃母来却是气质、姿色均稍逊一筹。他心道:「这俏黄蓉名远播,今
日一见,果不愧称为中原第一美人;委实可称沈鱼落雁、闭月羞花,只不知床上功夫如何!「想到此处,淫心顿起,
抱起黄蓉就往洞外走去。黄蓉心知不妙,欲待挣扎,但穴道被点,一筹莫展。


  霍都选了一块平坦之地,解下外袍铺在地上,将黄蓉发髻解开放於其上,然後除光她身上衣衫鞋袜,将她衣袖
撕成几条布条,把黄蓉双手双脚拉开绑在几棵树上;再解开黄蓉周身大穴,只留下颚一个穴道不解。黄蓉隐隐想到
其中原由,不禁冷汗直冒,心乱如麻。


  果见霍都奸笑道∶「解开你全身穴道,是因为我不喜欢我的女人一动不动像尸体一样;但我又怕郭夫人你这贞
节烈女会咬舌自尽,所以留一个穴道没解,让你下颚无力。不过,虽说不能言语不能自尽,你的哑穴我可没点;所
以黄帮主你到时快活了,想嗯啊几声倒还是行的。总之,小王在此先陪个不是啦。」


  夕阳的馀晖在女神般的黄蓉赤裸的胴体上。艳丽无双的脸庞,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
臀部,以至浓黑神秘的叁角花园,均在斜阳之下一览无遗,直是娇美端丽不可方物。但霍都特意要羞辱他的战利品,
故意一处一处从头到脚的品评她的身体各部;有时真心赞个两声啧啧叫好,有时偏偏故意摇头表示惋惜,随意嫌嫌
各处大小、形状、颜色、软硬。


  黄蓉觉得万分屈辱,自己贞洁美丽的身体正被一个陌生男子一寸一寸的欣赏、一处一处的品评,这是一生尊贵
的她从没遇过的事。黄蓉眼中如要喷出火来,恨不得将眼前的淫虫碎万段,偏生被了软骨散,一口真气硬是提不上
来,一身武功派不上用场,区区几条布条便让一代女侠无法动弹。


  霍都的双手不再客气,从黄蓉玉葱般美丽的足趾摸向白瓷似的小腿,拂过雪嫩的大腿,顺着软滑的臀部滑向苗
条的腰腹,最後双手由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一对坚挺的玉峰上。黄蓉只觉得身体一阵阵的酥麻,传来跟丈夫郭靖
的抚摸完全不同的感觉。贞洁的她不觉欢愉、只觉恶心,但苦於无力张嘴呕吐。霍都王子只做不知,使用着他从蒙
古後宫佳丽身上练就的高超前戏指技,抚摸黄蓉上身每一个敏感带。


  霍都摸了一会,见黄蓉双眼紧闭、毫无反应,渐觉有些没趣,故意道∶「郭夫人,小王不客气了!中原大侠郭
靖要戴顶蒙古绿帽子啦。「除去自己的衣衫,将火热的肉体压在黄蓉赤裸裸的美艳胴体上。


  黄蓉眼看即将受辱,眼角不禁淌下泪来。霍都童心忽起,道∶「可人的俏黄蓉,别哭,我来安慰你,让你笑笑。」
说罢,伸出右手,在黄蓉完全暴露的左腋下搔了一搔。手才接触到黄蓉细细软软的腋毛,只见黄蓉杏眼圆睁,死命
的拉扯绑住她四肢的布条。霍都无意中的动作却让黄蓉反应如此激烈,玩心大起,又伸出另一只手搔她微微冒汗的
右胁。黄蓉更加难受,紧闭双眼,却终於忍受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黄蓉心中叫苦不迭,只愿霍都刚刚
那一摸是意外碰巧,望他快快去碰别处,却没心思去想那样是否更加糟糕了。


  要知黄蓉从小就是黄药师唯一掌上明珠,桃花岛上从无旁人胆敢靠她稍近,遑论呵她的痒。出嫁之後,夫妻之
间亦自相敬如宾;敦厚老实的郭靖十馀年来待她以礼,除了例行敦伦之事外别不多碰她一碰。故黄蓉空知呵痒难受
之医理,却从无机会知道自己身体何等脆弱敏感。今日黄蓉第一次遭人呵痒,偏又动弹不得,直是要她的命。


  霍都本只是随意摸摸,没想到会使黄蓉如此难受,惊叹道:「嘿嘿,真有趣,堂堂的中原第一女侠,叁十多岁
人了,却也像普通小姑娘一样怕痒啊。嗯,这儿跟下面一样恁多可爱黑毛,也难怪怕痒了。」


  口中惊叹,手下一点不停。黄蓉耳中听见霍都轻浮的折辱,脑中却乱成一团无法思考。咯咯轻笑随即转为哈哈
大笑,越笑呼吸越是困难;只觉眼前天旋地转,目中事物时远时近,四肢百骸说不出的难受;尽想开口恳求,自尊
却又不愿,只能祈求霍都快些生厌罢手。


  御女无数的霍都却是清楚女子身上何处敏感,碰到他的玩物如此有反应,怎会轻易放过。再呵了黄蓉腋下一会
痒,他转换目标,伸出舌头,轻轻舔吸他的俘虏敏感的肚脐眼;两只手亦握着她水般柔软的纤细腰间,十指不轻不
重的用着巧劲又捏又抓。可怜黄蓉当场被他弄的死去活来,心中只盼自己能够昏厥过去,免得受此地狱般的折磨;
偏生是清醒万分,霍都手指在她敏感肚皮上的每一次收缩与爬搔、舌头在她肚脐上每一下无法忍受的轻点,却是感
觉的清清楚楚。不由自主的笑声中,不禁眼泪又流了下来。


  霍都见黄蓉委实怕痒,冷笑道:「黄大帮主别哭,现在好玩的才开始呢。」他停止动作,移到喘着大气、动弹
不得的她光裸的双足边;黄蓉马上心里凉了一截,知道要糟。霍都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黄蓉白嫩的脚趾头,轻
轻的刮刮她如玫瑰花瓣般的脚趾甲,弄得她又痒又怕,万般恐慌;欲待抛弃自尊开口求饶,却偏是穴道被点无法言
语。霍都得意的大笑中,公子哥儿的长指甲已经触到了黄蓉两脚脚心光滑柔软的涌泉大穴。


  只见这蒙古第一劲敌登时如遭雷殛,一双美目忽地紧闭忽地大睁,嫩白赤裸的身体一如出了水的鱼般在绑住四
肢的布条间疯狂的摆动,完美的两只脚掌拼命的左右摇动,十根白里透红的脚趾一张一合,想躲过霍都残酷的触摸,
却是於事无补。


  霍都如妖魔般的微笑着,修长的手指有时顺着黄蓉足底的纹路慢慢来回,有时上下快速的刮擦她的脚心,有时
拨开她的脚趾,用自己的长发搔弄着她敏感的趾缝。黄蓉只觉得一颗心就要从口里跳将出来,四肢百骸如要散开了
一般,笑得花枝乱颤中眼泪与冷汗却是大滴大滴的流下。霍都对女体的知识果然不同凡响,果真轻易让黄蓉首次体
验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绝望。可怜黄蓉枉自满腹经纶,这时在酷刑下已经完全失去理性思考能力,连想求
饶都想不到要如何求饶了。


  她已忘记自己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忘记现时正遭受死敌折辱,只知道时间如同停下了一般,这般千分万分的难
受好似无止无尽。


  霍都自知这大名鼎鼎的丐帮前任帮主文武兼备、聪慧果决;好容易俘虏了这屡败自己於手下的劲敌,她亦一直
是毫无惧色、宁死不屈,从不假他师徒以词色。


  霍都绝没想到这没半个时辰前还高傲冷静的中原美女,一双光脚脚底竟如此纤细敏感。眼见连日来正眼也不瞧
他一瞧的黄蓉,坚强的心防今日却被破得毫不费力,霍都自是得意万分;口中却故意道:「黄帮主笑得这样开心,
显是十分喜欢。既然如此,那就再讨您欢喜些吧。」他乐得继续施为,手底毫不留情。


  没过多久,霍都简单却有技巧的摩擦动作已将黄蓉逼至狂乱边缘,仅能任由自己放声大笑,赤裸的身体顺着敏
感的双足传来一波一波的强烈感觉而自发反应。


  霍都含笑看着眼下这完全失控、疯狂挣扎的大字形美丽裸女,只见她满脸通红、浑身香汗淋漓、全身肌肉紧绷,
银铃般悦耳的娇笑声中混着珠泪,一双迷人的乳房胡乱甩动,哪里还有原来天下所熟知的大宋一帮之主、襄阳全城
之倚的威严。


  又过良久,黄蓉渐渐全身脱力,连笑都没力气了,只剩低声呻吟。娇艳无伦的她张着红唇呻吟扭动的媚态,使
霍都再也无法忍受,笑道:「哈哈,怕痒的小妞帮主,现在该听话了吧;小王就饶过了你好了,省得你当真尿将出
来,那可不妙。」


  双手停止动作,便开始亲吻黄蓉的樱唇,把舌头伸进她口中,搅拌她湿滑的舌头,一只手并毫不怜香惜玉的揉
捏她仍在喘气中起伏的乳房。黄蓉下颚无力,只能任由他摆布。


  霍都捏够了仙女般的黄蓉令人爱不释手的胸部後,接着便改以舌头在白玉似的双乳上画圆圈。画了几圈而後,
突然一口含住她开始充血勃起的乳头,开始两边轮流着力吸吮。在遭霍都新奇的酷刑轻薄摆布之後,黄蓉不但意志
粉碎,全身遭受过度刺激的神经更已完全开放;现在敏感的乳头又遭玩弄,无法抗拒的她只能更大口的喘着气。


  霍都吸了一会,将脸抽离开黄蓉的乳头,只剩下双手揉捏她柔软坚挺的双峰。


  他再次的凝视着黄蓉极端纤细成熟的雪白肌肤;如脂般嫩滑,堪称世上少有。被拉开的双脚完全暴露了私处;
大大张开的大腿根部,覆盖着阴毛的叁角地带白嫩的隆起。浓密而柔软的阴毛覆盖不住微开的花瓣,和乳头一般粉
红的小口微微的闭着,保护着一样略带淡红色的、米粒般大小的阴蒂。


  霍都心中暗自赞叹,手上自也没闲着。黄蓉很快就感到霍都不规矩的手已经超过了肚脐,移向她的下体。


  她疯狂似的乱动,但她身上的蒙古王子却更加兴奋道:「倒要看看大宋第一女高手功夫练不练的到下面,那里
有没有比较耐摸耐操。」霍都两支手指拨开黄蓉贞洁的花瓣,大拇指按住她毫无抵抗能力的阴蒂,手指开始快速震
动;黄蓉身体受此强烈刺激,不禁本能的一阵颤栗。


  叁十馀年来保持冰清玉洁,今日竟遭丈夫之外的无耻男子如此恣意羞辱侵犯,更被这大宋死敌随意刺激折磨自
己身体、利用自己无法控制的生理反应供其嘲笑取乐,一生自视甚高的黄蓉此时几乎快崩溃了。偏生她四肢被缚、
内息不畅,此时此地一身绝艺却是毫无用处,遭人轻薄,却只能不断地挣扎。


  凑下嘴去,霍都灵活的舌尖在黄蓉可人的花瓣缝上不断游移。霍都笑道∶「黄帮主,在下武功就算比不上你那
名满天下的呆头鹅丈夫,这方面的技巧可绝对比他强上千百倍。一两刻钟你也许还没感觉,舔上半个时辰,就不信
你还不流出来。到时再看看才貌双全的黄大帮主,流出的水倒有何特别之处。「霍都的口交非常仔细。他并非不顾
一切的在那部位上乱舔,而是开始时以似有若无的微妙动作舔舐,待到发现黄蓉某处是性感带时,就执意的停留在
那里以舌加意拂弄。霍都如此的口技连毫无性欲的石女、身经百战的荡妇也会产生性欲;黄蓉身体既无异常之处,
对男女之事亦绝非经验丰富,自然没多久就被弄得完全情不自禁。她口中虽未发出声音,但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
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


  看到黄蓉的反应,霍都感到十分欢喜,更得意的用舌尖压迫她的阴核,不停扭动、拨弄。身下的女体忍不住像
抽筋一样,丰满的臀部产生痉挛。霍都的嘴就压在她的阴道吸吮,时时发出啾啾的淫荡声音。霍都抬起头道:「嘿
嘿,听到了吗?你上面的嘴就算不允,下面的嘴倒似蛮欢迎我的。」黄蓉羞得满面通红,只能以尽力抗拒霍都的挑
逗来回应。


  但女子的身体是诚实的,就连誉满天下的女侠黄蓉也不例外。无法动弹的黄蓉,阴部完全暴露在霍都充满技巧
的舌头下,一阵阵单纯质的郭靖从未给过她的快意冲向脑袋;她就算能勉力忍耐嘴里不出声音,又怎能控制自己身
体毫无生理反应?


  霍都对黄蓉的阴蒂挑逗持续良久,她股间说不出的快感也愈来愈强;渐渐的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体液正顺着
自己大腿流下。


  霍都笑道∶「嘿嘿,究竟堂堂的丐帮帮主也跟普通汉人母狗没个两样,空说什麽叁贞九烈,给人剥光了再随便
舔舔也就湿成这样了。嗯,不错,味道酸甜适中,可谓极品,不愧你一生盛名。」黄蓉见自己身体如此不争气,以
致竟遭死敌如此羞辱,不禁羞愤难当,悲从中来。


  霍都吐出一口大气,连呼痛快,继续彻底的玩着身下宋朝美女充血涨大的阴核。这时候黄蓉湿润的阴道口已经
完全大开;霍都顺势把粗大的舌头卷起插进里面。如同阳具插入时的快感突然产生,黄蓉不禁发出「啊」的一声,
在这刹那有了昏迷的感觉,双腿酸软无力;只好努力将精神集中在大腿之间抗拒,勉强使自己不要昏厥过去。


  霍都继续激动的用粗糙的舌头深深的攻击黄蓉的阴道。当黄蓉下身的入口更加扩大和湿润时,霍都用灵活的食
指和中指深深插入黄蓉的花瓣。只见黄蓉不停地扭动她的臀部,上身如发情的母狗一般翘起,散乱的乌黑秀发猛烈
的在空中飞舞,然後落在雪白的肩上,连自己都感觉的出阴道在夹紧进入里面的手指。


  霍都的两根手指如交换活动般地挖弄,而且还加上抽插的动作。向外拔时,黄蓉下身鲜红色的花瓣跟着翻出来,
伴随着大量体液。霍都的拇指在阴道外面不停地按摩阴核;黄蓉双手紧抓绑缚她的布条,双眼紧闭,脚趾蜷曲。很
快的,黄蓉阴道里的收缩就变成了整个臀部的痉挛;臀肉不停地颤抖,流出来的透明体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一条
水路流下,淋湿身下的草丛。旷野之中一片寂静,只有霍都手指与黄蓉湿润的阴部互相摩擦所出的淫靡水声。


  霍都冷冷说道:「是时候了。」他将已开始在自己不断轻薄折辱下崩溃流泪的黄蓉压下,迅速的将她下身的绑
缚解开,然後挺腰靠近她的两股之间。霍都双手抓住早已两腿酸软、无力抵抗的黄蓉柔软的双足,手指分开她的足
趾、插在她的趾缝之间,将她修长的双腿高高举起,巨大的龟头轻轻摩擦着她湿润的阴部以恐吓示威。黄蓉自知无
幸,只得紧闭双眼,在心中恳求老天怜她一生行侠仗义,奇迹适时出现。


  偏生世间不一定永远邪不胜正。霍都腰部冷酷的用力,粗大的阳具一下子压入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


  红黑色龟头带着如发出声响似的力量,将阴唇粗鲁的剥开;当霍都那长大的阴茎一下子全部填入花瓣的裂缝内
时,只觉一片温热柔软潮湿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他,彷佛要将他融化似的。霍都手指不禁用力,几乎要将黄蓉脆
弱的脚趾夹断。


  只见她「啊……」的一声,发出绝望的长叫,眼中流下泪来,却绝非为了脚上剧痛。


  黄蓉数十年贞洁最後终究被夺,脑中一团杂乱,几乎当场昏厥过去。侵入了她体内的霍都更是得意的笑道:「
郭夫人,在下此物可算名品吧。不知跟郭大侠比起来,倒是谁擅胜场。嗯,看来您的下面倒似乎不讨厌新熟乍识的
在下我,想必是郭大侠略有不足吧。还是您事实上根本大小不拘一任欢迎呢?嘿嘿。」


  黄蓉穴道未解,自然无法作答;被强暴的屈辱,亦已使平日聪慧机灵的她精神完全麻木无法思考。更有甚者,
黄蓉被玩弄的肉洞早已脱离了她自己的控制。


  只见个艳冠群芳的黄蓉仰起头,上肢被绑的身体不停向上抬动,努力忍受着如火烧般的强烈插入感。性感却无
力的嘴唇在死敌对她身心两面的无情折磨下,终於放弃抗拒,不自觉的随着霍都的动作发出呻吟声。


  深深插入黄蓉体内的霍都将舌尖滑入她嘴里,用舌头缠绕她的舌尖,然後猛烈吸吮。黄蓉感到舌根像要断裂,
同时感到深入的阴茎慢慢向外退出,却竟是奇妙的不舍感觉。霍都再度深深插入时,强烈电流般的感觉冲向黄蓉脑
顶,使她发出哭泣般的哼声。当肉棒再次开始不断的猛烈抽插时,她几乎失去声音,红唇微张,被点了穴的下颌微
微颤抖,从樱桃小嘴流出透明唾液闪闪发光。


  霍都的双手也没闲着,放开黄蓉双足,不停地同时挑逗着她早已坚硬得彷佛就要裂开的乳头和富有弹性、令人
爱不释手的乳房。黄蓉愈要勉力抗拒,感官越是集中在被霍都抚摸的地方,使得快感却是越加强烈。


  同时由於身体不能随心所欲的活动,竟使她产生一种莫名的新感觉,又是羞辱,又是兴奋。


  霍都运起内力,巨大而火热的阳具在黄蓉如丝缎般柔滑的阴道中以远超过常人的速度快速进出,龟头如奔马一
般摩擦着黄蓉美丽花瓣般的阴唇以及神秘圣洁的阴蒂。黄蓉只觉下体如遭火炙却毫不疼痛,自与郭靖洞房花烛夜以
来从未有过的十倍快感从自己的下体扩张到全身毛孔,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好受。她大声呻吟,双腿使劲圈住
霍都的腰,被绑缚的双手只想用力的抱住眼前的男人,哪还管他是谁。


  须知郭靖黄蓉两人均甚是单纯,结十馀年来从未想到、亦不屑为此不登大雅的床笫之事耗费内力;霍都却是荒
淫好色、经验丰富,一身内力倒有一半是为了房中之事而练的。今日黄蓉的成熟肉体头次到此种既是天赋异秉又配
合深厚内力抽插的雄健快感,自己偏又内力全失无法运力抗拒,如何能够忍受?


  霍都炽热的巨物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撞击着黄蓉的子宫,粗鄙的蒙古肉棒将襄阳城中不可一世的女侠带往欲情
的高峰。


  强烈的快感,使霍都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抽插。同样强烈的快感,却让他娇嫩的战利品努力集中最後的精神抗
拒。黄蓉想咬紧牙关但下颚却无法用力,无法控制自己口里流出汤气回肠的娇吟声,只能努力的想着她的靖哥哥、
她的女儿、她在襄阳保国安民的大任,拼命想保住自己最後的尊严。但是脑中郭靖的面容偏生模糊不清,而自己滑
嫩的臀部在死敌如此折辱下却尽是不听话的用力扭动。


  终於再也忍不住了。——啊,不行了……靖哥哥,蓉儿对不住你……芙儿,千万不要学娘……——流着眼泪的
黄蓉,脑中模糊的郭靖、女儿、和襄阳城,一下混成了眼前霍都邪恶而清晰的俊脸,然後幻化成千万道光;雪白丰
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前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魂魄彷佛在叁界中快速的交替往返,最後只有极乐世界
快速扩大;粉红的阴道夹紧抽搐,晶莹的体液一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淫荡的喜悦呼声;
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然後是黑暗中无止境的坠落。


  黄蓉达到绝顶高潮,霍都在她抽搐的阴道中哪里忍的住,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


  霍都完全射出後,黄蓉的阴部仍无耻的缠夹住那不属於郭靖的阳茎,像是要挤得这大宋的死敌一滴也不剩似地。
霍都伏倒在黄蓉柔软的肉体上喘气,只见她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住闪动,正在羞耻的享受不由自主的高潮後的
馀韵。


  完全的凌辱了艳名远播的黄蓉,使霍都感到非常痛快。霍都吻了香汗淋漓的黄蓉一口,笑道:「什麽武林正道、
中原第一,好大的口气,原来也不过如此;叫起春来声音倒是好听……黄帮主,还没完哩,我们再继续享乐吧!」
说完便解开黄蓉上身的绑缚,把她无力的双手重新绑在身後,然後将她抱起,开始了另一场凌辱。


  霍都强迫浑身虚脱的黄蓉跪下。黄蓉努力想站起来,霍都却粗暴的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上身拉倒。夕阳之下,
美艳无方的黄蓉一丝不挂的跪在旷野中,翘起充满健美与性感的臀部做出狗爬的姿势;骨肉停匀的柔滑大腿中间,
显出一方黑中透红的美丽花园,还有乳白色的粘液慢慢淫靡的渗出。


  霍都手抓住趴在地上的黄蓉秀发,将红黑色的巨大阳物傲慢的送到黄蓉的嘴前。但黄蓉内力虽失,武艺仍在;
那话儿一入黄蓉的口中,黄蓉便即巧妙的将头一摆,让它掉了出来。霍都屡试不得要领,无计可施,只好抓住黄蓉
的脑袋,将自己的阳具插进黄蓉的嘴里去,并将她的头部紧紧的压在自己的下体上,使她无法动弹。


  可怜黄蓉再度受辱,一滴泪珠从眼中流出。「黄帮主,你还是乖乖吞它吧,免得再无端吃苦了。」霍都语罢,
举手运力住黄蓉柔嫩的屁股拍落,清脆的「啪」一声响,黄蓉雪白迷人的屁股顿时出现一个五指手印。黄蓉吃痛,
但嘴巴中塞满刚从自己体内拔出、咸咸酸酸的肉茎,呼不出声。下颚穴道被点,连嘴唇都合不拢,想咬霍都也咬不
下去。


  双手被绑的黄蓉既无力反抗霍都,又怕再遭他以酷刑折磨於自己,只好认命的移动着白晰的颈子,用无力的嘴
唇摩擦着他。黄蓉虽然冰雪聪明,这方面技巧既是毫无所悉,下颚又不能用力无法紧含,霍都从她口中所得快感自
是有限。只不过霍都正陶醉於征服黄蓉的快感中,自有心理上的兴奋之处,也不觉得十分打紧。


  过了不久,霍都从黄蓉的口中拔出冒着热气的巨大阳物,只见龟头马眼一张一合有如活物一般,肉茎上的青筋
亦是不断跳动。霍都再度的在黄蓉的面前显示他的骄傲,要她看个一清二楚。黄蓉可说一生头一遭近看此物,只觉
脸红心跳;想别过头去,秀发却被霍都抓住,只得羞赧的紧闭自己眼睛,不敢多看。


  霍都突然绕到黄蓉身後。在一片旷野中,黄蓉的浑圆屁股高高挺起,雪白的嫩肉显得格外显眼;蜜桃般的山谷
间,黑色阴毛包围着鲜艳的粉红色洞口,好似张开小口正在等待。闭着双眼的黄蓉惊觉霍都已到身後,还来不及反
应,霍都已迅速的将阳物对正黄蓉阴部,腰用力往前一送,两人下体又一次紧紧相贴。


  喘气连连的黄蓉疲软的趴在地上,只有下身被霍都抱着,高高的抬起。霍都道:「郭靖想必没有如此像干狗一
样玩过夫人;小王今日可谓艳福不浅,哈哈。」


  霍都的巨大肉棒在被凌虐的女体内快速且强力的挺进挺出,黄蓉脑里一片空白,臀肉在他用力猛撞之下一汤一
汤,一对美丽的椒乳也不停的摇晃。


  约莫过了半炷香的时间,霍都仍没有要射精的感觉。他一只手揪着黄蓉的阴毛,另一只手却摸到黄蓉的阴核。
霍都在阴核上抚摸了一阵,只摸到黏糊糊的体液;沾满淫水的手指轻轻擦过了会阴部,继续向黄蓉菊花蕾般的肛门
摸去。霍都先在它的周围绕圈子,然後将湿漉漉的手指抹在茶褐色洞口上;那里立刻如海参一样收缩。


  意想不到的地方受到攻击,黄蓉只感到污秽与恐慌。偏生双手绑在身後,无助的肛门哪里能抵抗入侵者。


  霍都把几乎要整个趴倒在地上的黄蓉用力拉起,感觉她的臀部恐惧的颤抖,柔声对她道:「我说小美人儿呀,
你不要怕,你的屁眼儿可爱的很哪,一点也不肮脏。待会你就会像刚刚一样快活啦。「


  霍都嘴里安慰,中指却慢慢的深入。黄蓉下意识的想往前逃,但被霍都用手抱住臀部;只觉得连自己的靖哥哥
都没给碰过的肮脏地方慢慢被撑开,一支异物慢慢进入她的身体,连同阴部内的肉棒在她的体内抽动。黄蓉又是痛
楚、又是快活,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好似要把她冲刷到另一个世界中;只听到声声无意识的呻吟从她口中发出。


  霍都的手指触摸到黄蓉肛门里面,在指腹上稍加压力,然後揉弄起来。羞辱及厌恶使得黄蓉更是努力将肛门往
里面收缩,但是霍都的指头却如同挖掘似的揉弄起来,如同要将它拉出来一般。黄蓉将臀部左右摇动,并想要向前
逃走,但却无法使霍都细心按摩的恼人手指因而离开她全身最私密的所在。


  菊花之门被手指侵入撬开,呈现柔软湿透的内壁。霍都将整根手指在黄蓉肛内搅动,她雪白的身也如同蛇一般
的扭动,从口中发出呻吟,整个身躯无助的蜷曲起来。霍都的手指继续揉捏着黄蓉肠内,在拔出插入之际,肛门中
那根细细长长的手指好似支配着黄蓉整个高挑苗条的身体般。


  黄蓉前後同时被辱,在强烈的感觉冲激之下,已忘了身在何处、自己是谁,什麽汉胡之别、敌我之分,早已不
存在於她被耻辱、怨恨、痛苦与歉疚麻痹的脑海中;她只是任由自己正处狼虎之年的成熟身体直接随着霍都的动作
反应。霍都运力同时快速抽插黄蓉前後两穴,渐渐感到黄蓉的阴道正慢慢收缩,知道黄蓉又要达到高潮了。


  霍都冷笑两声,突然停止动作,拔出阳具。强烈的刺激陡然停止,黄蓉刹时神智清醒,眼看着霍都含着笑望着
自己,想到自己适才丑态,只觉羞耻万分、无地自容。只是脑中虽然百味杂陈,又是对霍都的恨意、又是对郭靖的
歉意,湿滑滑的下体却是火热热的,说不出的空虚难受,不由得又是庆幸自己并未在被戳弄後庭的难堪情况之下再
次出丑,又是盼望赶紧有人继续填补自己下体的空缺。


  霍都只是含笑不言,静静的搔弄黄蓉肛门周围,抚弄她的乳头及大腿内侧,却故意不触及她的阴唇、阴蒂等敏
感处。黄蓉与郭靖共尝男女之乐十馀年来,自然从未如此遭自己夫君折磨於自己。她一生初次从极乐世界门口被硬
拉了回来,只觉心痒难搔;这感觉委实难受,她不由得不断喘息,只知自己下体不停扭动,似乎在求恳一般,却想
也不敢多想自己身体到底在恳求什麽,更是瞧也不敢多瞧霍都一眼。


  只听嘿嘿一声冷笑,霍都又插入了黄蓉体内。黄蓉登时「啊」的一声,这次这一声却又是害羞、又是欢喜。这
一插果真有若久旱後的甘霖,她脑中一时间竟有种错觉,只觉这麽快活,此生委实不枉了。霍都继续运力抽插,等
待多时的黄蓉很快的又开始觉得热烘烘的暖流从自己足底向全身扩散,这次却没多麽想要抗拒了。


  只见霍都却又停了下来,只剩一只手指在黄蓉肛门内轻轻蠕动;黄蓉自然又是失望,又是难受。


  霍都也真好耐性,如此反覆竟有五六次,每次都是抽动一番後待她高潮即将来临时冷笑抽出。对适才得到一次
高潮的黄蓉来说,食髓知味之後这种反覆的、欲求无法发的难受,又是另一种的酷刑。她在这种事上本无法与霍都
匹敌,更何况战场是自己的身体?最後黄蓉再也抵受不住,流着体液的下体不断扭动,一双明眸带着泪光望着霍都,
羞耻中却带着明显的求恳之意。


  霍都大笑,道:「黄帮主,总算你也熬不住了吗?要小王插插也可以,那你丈夫如何呀?你要我插、不要丈夫,
那你眼睛就眨上叁眨。不屑我插,就摇摇头。」


  黄蓉一怔;在霍都给予自己身子的强烈刺激下,「郭靖」两字已许久未在她脑海中出现。虽然不得发委实难熬,
只要能获得满足,现在的她几乎什麽都愿意作,但霍都现在既提起自己丈夫,她又怎能不顾廉耻、不顾她与靖哥哥
的坚贞大爱?


  黄蓉下体难受万分,脑中天人交战;这眼睛说什麽也眨不下去,但说要摇头,却又舍不得。这一迟疑已使霍都
十分满足;更兼他自己也将忍受不住,不愿冒黄蓉最後居然仍是摇头的险,长笑一声,道「不摇头就是不反对,那
就是肯让小王决定;小王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抱紧黄蓉下身,手指再度插进她的肛门戳弄,下身亦在她的阴户内
运十成力快速抽插,这次却是说什麽也不肯停了。


  忽见黄蓉全身肌肉僵硬,皱紧眉头,表情似痛苦、似绝望、又似悲伤,「啊啊啊咿啊……」的一声大呼,说不
出的悦耳,又说不出的淫靡。赤裸的身体弓起,如完美的玉像般画出美丽的弧度。霍都只觉如丝缎般的柔滑阴道规
律的一收一放,阵阵温暖的爱液从身下美女体内深处涌出,淋在自己深深侵入的龟头上。


  黄蓉弓起的身体僵了一会,长呼渐渐结束,全身陡然瘫了下来;霍都赶紧抱住,免得她整个人趴在地上。


  霍都眼见黄蓉在强烈的高潮下脱力,更是兴奋,肉棒涨大,却奇妙的并未马上射出。在浑身无力却另有一番妩
媚动人的黄蓉身後,霍都一只手继续蹂躏她的肛门,一只手轮流照顾两只软玉温香的乳房,用力握紧前後揉搓,一
张嘴在背後舔她背部渗出的汗水,下部更是不停的继续抽插。黄蓉高潮刚过,下体极端敏感,难受万分,只是无意
识的呻吟。